• 夏吻之情

    2007-03-26

    我不再从你眼眶里飞出 
    水和火焰,看到苹果落地 
    急忙去承担洗濯 
    我俩思索启示什么,纠缠也不抗拒 
    光亮的眸子注视到百花醉舞 

    依然是紫色轻烟,贴紧你眉毛 
    却没有,吹散蒲公英的女孩儿 
    映在蝴蝶翅膀里,靠近宝石 
    没有水坛下被火举起的少女 
    被回忆遮挡了画布 
    在花园里,收获一切星雨 

    这些都不重要了 
    夏天,意味着降临 
    我随着你发霉的唇片微微颤动 
    假设反成了脆弱的根源 

    你被灼伤或冰冻的心,你的爱 
  • 白光

    2007-03-26

    不要看,远方假设的白光
    会使你痴醉
    话无分量,音乐节奏失灵

    不要以为,那是白色的宝藏
    你的双眼,早被嘲笑
    走动声音更轻,根本没声音

    但愿,水果核取出身时
    果皮屑纷纷飞溅
    你捂上嘴可以在原地轮回

    不能停止,全部错误都呈惨白
    眼光指示的方向,双手
    解除痛苦之绳上万点纠缠

    不等待,等待本置于己
    想象在体内孕育伟大
    睁眼,又是难产的假设

    不然,白光造成严重后果
    白色让你平静中羞涩
    不然,远方没有存在的道理
    ...
  • 我们陈列在地球的博物馆里 
    激动而活泼 
    我们被自己陈列着 
    有时候在内心深处 
    自己也看不见的地方 
    真正的海岸,真正的山脉 
    一切都成为可以决定的猜测 
    我们还没有忘记什么 
    但确定被当作收藏品陈列 
    也许有其他情况 
    也许无人观看 
    我们不纠正什么秩序 
    但依然无法摆脱自我黑暗的一面 
    博物馆是母亲 
    但肯定不要求我们脆弱 
    快乐,并不拒绝泪的到来 
    无尽的精神深渊 
    用想象和不想来呈现宇宙 
    ...
  • 一双高跟鞋,从四个不同的方向看 

    正面认识的高跟鞋尖,等待中 
    亮出脑袋、舌头,像是在说自己的不是 
    宽或者窄都留在心间,没有人知道 
    这正是要说话的开始情况 
    动作,也就是对脚趾的指责 
    带动鞋尖,从鞋面滑落的委屈 
    滴在凝聚的这一个焦点上 
    公示于众,每人诉说自我的复杂 
    讨论更显得想法无用 
    叹息成为时机的主旋律,不想到 
    自身的形态庸困,及至无言以对 
    女孩儿眼神定格在朝侧上方的脸上 

    侧面看高跟鞋帮,不是滑梯既是楼梯 
    或者是一小段薄薄的城墙,只能&nb...
  • 2007-03-21

    观察花儿,执着的灵感度
    堆砌着什么,使花儿开放
    哦,花儿驶出过快,花儿不是我的错
    拷问,断断续续采集着

    拷问使得颜色改变、狭长不可思议
    风和花穿过鞋跟支撑的空间
  • 发生

    2007-03-21

    夜 
    电扇上,旋满猫的脸像 
    猫 
    占有我 
    但消失 
    占有一切 
    (但我不在乎自己) 
    听觉 
    电扇 
    歌唱 
    星座,彰显猫的注意力 
    猫 
    将成惊险的夜 
    但我不必在乎一切 
  • 诗人

    2007-03-16

    烈焰寂灭在午夜,我是涅盘不了的火 
    放在灰烬中疲劳的笔和手腕,思维里永不熄燃的稿纸 
  • 解心

    2007-03-13

    一个人的孤单就是
    去哪里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的孤独
    就是想成为两个人
  • 海风吹进屋里的长发
    妹妹松开鞋带

    姐姐坐在扶正的长条椅上
    两只纤手,梳理了一夏天的风

    妹妹靠着墙
    像吊扇挂在墙上

    姐姐伸出双手
    迎来一夏天的长发 ...
  • 傍晚的家

    2007-03-13

    星,垂在暗蓝的天空中
    像布面覆盖桌子
    餐盘里的事物
    那是干净盘子的结果
    母亲伸出脚
    水壶溢出水成长的声音
    我一天的不开心
    橘子里面淌满橘汁
    还有
    许多声音都没有停止
    的迹象。家——
    墙壁被逼出来一片空白
    在歪歪晃晃的声音里
    起伏
    寒冷的天气围绕门外的树,很多圈
    ...
  • 母爱

    2007-03-13

    我是儿子 
    你是母亲 
    最后一次 
    把我杀死 

    你是儿子 
    我是母亲 
    最后一次 
    把我杀死 

    我是儿子 
    你是母亲 
    最后一次 
    爱把我们杀死  ...
  • 闭眼的时光

    2007-03-13

    闭眼的时光
    那是塞车了
    裤子掉到地上
    发出“囔、囔”的声音

    在一条公路上
    路口转弯处
    放着童年蓝色的胶皮玩具
    石头上,刻着的爱情
    那是一串红辣椒扔到船上
    掀开锅盖,沸腾的热气
    照应着禽栏里的鸡鸭群鸣

    从黑色到五彩色
    我们,在山路上走了很久

    读着佛经,风吹得腰疼
    亲戚不来接我们
  • 整夜

    2007-03-13

    眼眸在音乐升起的时候,背影 
    使翩然的发质延伸 
    可爱。来自眼神 
    口型以及鼓点,我们梗塞的微笑 
    跳动的华丽,推出 
    坚硬的黑白色之间—— 
    女神,风和人间—— 
     
    抚摩,让流动的光四处蔓延 
    组成一个肉的森林 
    交叉的唇、齿,侧身展出的...
  • 理想与现实

    2007-03-13

    饼干、内衣、袜子和牛奶
    聚在一起,召开会议

    秘密,不可泄露
    苹果爬回盘子里

    小提琴在一旁微笑,微笑着
    微微笑着。吉他看得清清楚楚

    却假装没看见面条——
    被豆沙包好一阵毒打

    满街的向日葵清走一空
    在她们脚跟铲起的高大背影后

    是一个哭泣的小苹果,她是
    一只想变成橘子的苹果—&mdash...
  • 你是一首歌

    2007-03-13

    你是一首歌
    你是一,我充足的梦,没有边缘的嘴在撒谎。

    鱼鳞在掏洗鱼的童年
    我在养成习惯

    回头看见灯,童年的冬天——
    蓝色代表夏天,游泳池边不确定的滋润。
    我们嘴唇磨破了,只为一个音符。

    听着,
    向外延伸的双手覆盖了整座森林。

    端起水来感觉烫手,
    而不得不承认,那是音符,波纹。
    我们都成了一瞬间静止的歌,包...
  • 中午的歌

    2007-03-13

    转眼,我们又成为温文尔雅的歌
    扶着脸颊,钟表没停止一刻
    转动——,放下筷子声音变大了
    阳光浇开花朵和二月中旬的笑
    我们,不知道自己傻还是不傻

    彻夜也感在嘴里抨击
    现在伸出头颈,张开嘴喉咙还是事实
    我被邻居的争吵顿得一跳一跳,我的中午

    音符挂在平静里,我越来越恨自己
    找不到先前栖身的海绵
    陪着我笑,像没事一样
    —&md...
  • 翠鸟

    2007-03-13

    一撮绿色阳光
    蜂蝶都来祝贺它
    溅在花丛里——

    白天在嘴边说话
    它被撒满河边、大地

    我们互相移动
    开始熟悉对方
    一声鸣叫你消失了
    形状

    宝石,补贴在空气中
    宝石分到各个角落
    静绿色宝石,流动之歌
    散发各个季节的传言。

    ...
  • 2007-02-04

    波浪……
    ——我们,又形成了!

    等着爱,等着遗言
    我们,又形成了
    等着面孔,等着河岸
    我们,又形成了

    水形成了,冰形成了
    水冰相连的天空形成了
    我们在无限的时间照镜子
    镜子里掉下来的玫瑰花形成了

    形成了,天啊
    ——喊形成了
    青草和镰
    在淬水的火焰山形成了——

    脚趾挤掉鞋帮的神话也形成了
    想着,另外一半
    我,也形成了,波浪……

  • 下山

    2007-02-04

    路已经不远了。而整个黄昏 
    我看拾荒者眼皮的贝壳上挖掘太阳彤红的梦 
    配着认罪的人呕吐,第一个季节落幕 
    我降临在水绿的菜地里—— 

    我只是走在山路上,磁头般还击磁带过度的硬 
    一只巴掌拍死过去的骄傲,浪漫着 
    我拍死从山麓眼眶里搬出来的蚊子 

    我哼着被万山剪辑过的小曲从崴脚的路上下山 
  • 下午

    2007-02-04

    几乎不能相信真实 光
    镜子从墙角陷进眼里
    更高大 向后仰倒
    搬走两台电视机的轰鸣
    伏在地上 长满了青苔
    听着 我把身子转过去
    一动未动 细数着
    声音不见了

    还是 难以确信窗外
    我并没有看 其它什么
    留在衣服上的 梨树 桃枝
    甚至没有睁眼睛
    我迷茫着 两声
    京剧特有的尖利嗓音 

  • 一句话让陌生人死亡
    人和人之间就这么脆弱
    从生到死,不过是
    一个人成为两个人
    站到一起的我们,相见
    成为朋友,结婚生子
    反目成仇断绝关系
    被出卖对方的信仰,保持
    你我之间的陌生人邮箱
    把两个汉字拆成你、我
    做抵押就用生死
    给别人看,我们都是强者
    而实际上,很脆弱
    陌生人变成两个:人人
    ——话,还剩一句
    保持陌生,保持孤立
    从生到死,人和人之间
    不过是一个人成为两个人
    站到一起,也那么脆弱

  • 你向谁哭

    2007-01-30

        1 

    笑,男人 
    谁? 
    你,没有泪 
    ——迎上光明的脸 
    流泪 
    笑,露出笑脸 
    不是恨 
    比恨还深。我们 
    ——女人,不在 
    同样哭泣 
    不确定 
    ——如何 
    总是相爱 
    悲伤,价值 
    换一套衣服 
    泪水,生活 

        2 

    我,不会—— 
    笑,你 
    生活,活下来 
    让你荒唐 
    能做到的 
    ——寂静的海 
    拥抱谁,隐藏 
    让我们爱,来 
    真正的旱情 
    猜,与你 
    厮守一生 
    夺眶而出的季节 
    不能分离—— 
    我愿灭绝 

        3 

    全是爱你 
    挽救—— 
    在平静以前 
    什么平静以前 
    什么—— 
    我只爱你 
    哦,这样 
    哭泣,为了你 
    向我哭泣,爱我 
    哦,是的 
    爱你,向你哭泣 
    ——这个
    考虑一下,不许说
    呵呵……

  • 两个男孩

    2007-01-27

    两个男孩 
    六周年 
    他们出去玩 

    而现在呢?
     
    现在 
    在屋子里 
    没有男孩 
    六周年了 

    没有男孩? 
    他们出去玩? 

    ——屋子空着
    已经六周年了 

  • 景芝的记忆

    2007-01-25

    我八岁的时候 
    有句广告词 
    很流行 
    “难舍最后一滴” 
    说得是 
    名叫景芝的酒 
    当时我八岁 
    还不会喝酒 

    今年过年 
    桌上有一瓶景芝酒 
    我顺口说一句 
    “难舍最后一滴” 
    父亲一怔 
    说这句话的时候 
    刚好是八岁 
    母亲也八岁 
    爷爷奶奶 
    已经去世了 
    现在
    也是八岁 
  • 地狱

    2007-01-24

    在那里,死人的眼看清一切
    ——活人。没有
    在那里,我们反对天堂
    因为,地狱似乎也不存在
  • 看到水,看到太阳
    看到云树,看到月夜

         ——题记

    船在心里,人行舟中
    用手挥成半圆遥邻的水域
    木船插向风的深处,一瞬——
    指尖的青烟燃烧着
    站在船头的人哀愁如烟
    从左到右,从前到后
    有水,有人的船,有处处小岛

    船一直移动身体
    船上的人被黄昏的景色考问着
    不能说,不能说
    黑夜过去就是明天
    忧愁,也等待那刻——
    无力受伤中被吞噬
    夕影的弯曲是一位新客

    船上的人坐下了,坐下了
    野天的穹庐旋转起来
    两眼空阔,衣服空阔
    唯一,不能说话
    身边飘满云
    全世界都是云在唱歌
    一棵小苗从头顶落下来,很快
    长成大树,长成窗框
    长成手中的拐杖,抓紧

    而船,还有机会看到吧
    一汪江水,铺在地毯上
    翻在书页间。清澈
    让人只想咳嗽、哭泣
    寻找的每一个画面
    都看不见年代
    往昔,还是现在
    在水波粼粼的心中
    月亮,让黑夜静止、靠近

  • 2007-01-24

    ——进去了,出来的人 
    我们无法说明门不存在。是种委屈 
    脚跟放散着光阴,魂影连成走廊 
    谁不被成为蒙蔽—— 
    门让我们一无所知,只好用回想 
    突然停下高速旋转的手指,逐渐的弯曲表示黯然 

    层层回忆套用了决定 
    那扇门就在附近。不然 
    只有我听见,没有光明 
    没有余地。这深藏的指引 
    如何在心底忏悔 
    在下一个放置前 
    消化寂寞,肉身隐形 
    适合的对比将把空间挪用 
    而门和空间同用一个激动保持平衡 

    所有想法,门永远领先我的消失 
    我出现前,下一刻 
    倍受指责的原因 
    似乎是义务。人的来去 
    不能带动门的规律 
    我思考的沉重迅速减轻 
    我把握到这一说法后 
    我的源头拒绝支流 

    门若存在,我的记忆将先于我抵达 
    看到门,我不能确认 
    唯一的门,我不能确认 
    走入双眼的幻想,走去 
    身外的我还是不是我 
    门不存在,正如不打断你思维 
    对自我的取舍,似乎是门 
    不必用门来衡量 

    门不一定在门框内。进入 
    门,也许并不知情 
    被门欺骗,等于 
    活着的人不了解生命 
    不能用一生时间 
    看到自己,像是门 
    在你心中被了解 
    而自己不知情 
    可悲到一无所知 

    ——进来了,出去的人 
    拥有感受,也不过是 
    一场精神游戏。过程 
    提到了门,显得漫长 
    迟疑了一次。这最重要的 
    心照不宣,并非冒险的 
    致命提示—— 
    想敲门的人 
    永远找不到门 
  • 我遇到了

    2007-01-24

    我遇到了嘴巴,用吻拥抱我 
    像个失散多年的老朋友。似乎 
    又不认识我,只好叹着气 
    一口吃掉我。开始念念有词 
    结尾臭气熏天,无非是多嘴 
    (在它面前,不说话也是多嘴) 

    我遇到了陌生人,我们互不知情 
    我们默认了对方的早餐和墓志铭 
    我们建立友谊,我们逢场作戏 
    我们互相磕头认罪。我们 
    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遇到了性别,它说:“那并不重要 
    想接近身体,请先镂空自己” 
    凡是触摸到的已经不是秘密 
    摸不到的,将放大或缩小 
    在手心玩弄发育期,被事实性抛远 

    我遇到了火,这个众人的牢房 
    它试想以主观吞噬我。从此 
    吸纳我为红衣教徒,手中的铁链抖紧 
    甘愿一直被禁锢,不思考 
    实际上我从未打算进入它。让它可怜 
  • 冬日爱情

    2007-01-24

    如果这是世俗的寒冷 
    不能动听。笨拙的火焰 
    在真心间也燃烧成歌 
    温度可以赞成平淡的年龄 
    低龄区的停留,让回忆 
    反复查阅的手可以轻翻 
    不能留下的,脚步散得更轻 

    相遇在冬日之前,相遇在无声的夏日 
    行走一直是裁剪不去的序幕 
    相信是有意安排 
    ——如今,走散几世的人 
    把我们交还给对方,我的 
    爱心撒满世界,爱的心 
    已不再触碰其他血液。在血液里盘旋 
    是我们重新走过足印的路途 

    你看着我令我美丽,让我存在 
    意义大于时间。不是暂停 
    比停止更决绝的是你我并肩前行 
    相互接入如火的灵魂 
    相互景仰。看不清自己 
    我们若是涅磐不了的火,就会 
    看到无时无刻的水 

    我们宁愿在爱情中自觉 
    投入无形的网。纠缠着 
    让全部想法为整座花园栽培 
    我也会心疼。爱着你 
    靠对方的希望去做好 
    拥抱着碾碎 
    我也会伤心。用心体谅 
    复述本身就是一种差距 

    而思绪的确没有束缚 
    只是,话语的灌满 
    我的泪水依然剧烈,疑惑着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 
    感想的倾倒,如此莫名 
    打开,身体里好多水域 
    打开,江河是开阔的镜子 

    冬天,退出季节前是装人的容器 
    也无法估计自己的用途。一个人的爱在内 
    急着浪费心情,或许另一个在外 
    忙于被生活劫持的生活 
    我们之间没有隔阂,只是 
    偶尔淘气、撒娇的过程 
    两堵可爱的墙站到了一起 
  • 整个下午,我将要逃脱一个约定
    我在云里和李轻松拱手相遇
    然而,这一说法我先不能到达
    站在季节以外,如果不能够看到云
    这样我就不构成含义

    我将要飞翔。忍受漠视的幸福
    返身用一半的决定误解从前
    再用另一半决定抹杀现在
    传达信息用独臂,单脚落地,以后
    深爱着你。我没有定义不用条理

    继续歌颂,不过是一个拥抱
    一道失明的闪电,一架无能的软梯
    解救我的人飞走一片只有你停下来
    我思考着很孤单。爱很清晰

    我不奢求,已摆脱的部分会变化
    我从镜子里看到五官端正
    我想你,接近新天地的精彩
    进入默契的世界,捧出一生的花
  • 写意青海湖

    2007-01-24

    湖泊,无水年抹平底淤溢固成毛边镜框或齿幅沿岸  
    水面,中国水韵传统妆容装裱于反光镜体  

    一只手,手指缓慢自口中衍生出萧索  
    谁指破天牢囚禁的云朵——分手前同龄的爱  

    群鸟集中从东方彩云游过、游来,余音跳崖  
    模糊:华夏祖先高唱击壤之歌,响彻硬骨  

    小雨牵起绿草、牦牛走向四月梨花,清晰挡在姑娘眼前  
    那余温中不存在的季节谎言,嘴唇微薄  

    屹立万年后冰川打开一条白银的盐碱路,梨树的森林  
    ——那些质朴,覆盖你圆脸盘的水塌陷以后  

    青海大地,牵挂的手念诵风远天长  
    河山青海,梦萦神回镇守高原的武士盾牌  

    父性的蓝饱餐一顿跑进杰作  
    父性的蓝饱餐一顿跑入慧眼般的宝石,轻柔的宽床  

    湖畔挥舞双臂,用飓风的气息点燃一滩璀璨  
    在湖之滨拧水,转经筒里能掀翻巨浪  

    如果亚细亚彼岸夜戽水的脚步嘎然终止  
    诗人独坐叹嘘,再次密西西比河风雨地球那壁哭泣  

    方知无语,耸肩的莲花来自飞天手心的情  
    炙咸水域摩擦为泛白的铁皮田顷  

    水纹躁动千里,将快速下降的肌体在启示中传说:  
    最重的砝码在人类之上——  

    让生命珍藏一次一生的故事让家园选择一天变老  
    无心之水成泪成盐成冰川成空气成水成湖  

    青海湖的风就赐予你答案——被我下一笔描过的感慨  
    ——同我相连的风景唯一所有的爱……  

  • 湖岸路

    2007-01-24

    悬在湖上的眼睛想喝水 
    躺入凹地的眼睛想飞翔 

    云层中等待的缓慢—— 
    扫射成黑天鹅绒消失在低屏障的记忆 

    几十张浓稠的蝶翼优雅地吸收了唇光 
    折叠在没走到春天的路上 
    湖沿诱人的唇曲,降霜的气息 

    天,湖,风景—— 
    必须给投向鸟瞰的视觉—— 
    双眼换一个障碍 

    在空中,这是看不到火烧云 
    也不曾来临的地方,必须深入其中的洞 
    双眼换一个封底,可以足够看清—— 

    我想在冬天,我必须和冰说话 
    疼痛的困想,被迫卷入久远 
    谁能想象出青色,谁被时间的 
    更大的阴影卷入空虚的永恒 

    在夏季,可以见识精致的湖水—— 
    那一盏充盈的碎玻璃灯泡,光亮搅拌着你的心意 

    到来,你可以连续的弯腰—— 

    阴冷的夏季,鸟鸣变得漫长 
    疲劳让指间的空隙变得狭窄 
    移到圆号上丰美的足也不能扳动 

    而不幸的黑白瞬间会被你邀请到静止 
    全部果实把你笼罩到打开 
    这季节,你甚至不能用血维持自己—— 

    蝶形的翅膀解散后 
    陪伴在呼吸内外的香粒显得刺鼻 
    一个故事可被讲述到自动反复 

    一些更小的密集被目击,入梦的水分子 
    它们的鼾声让出了沉睡区 
    暴露成纯氧,滑下花瓣后摔到公路上 

    从此,爱只能耽误—— 
    此后,你只能失业—— 
    为了不迷路我只好深入迷途 

    把手插进上衣布袋的青年人 
    仿佛来自上世纪的一个家庭 
    手指纠打在一起,就变成两条绞缠的巨蟒向前滚 

    在时间之屋的暗角有位老夫人一直哭泣 
    同时有一个人始终无动于衷 
    我们俩互不相识 
  • 音乐里的公主

    2007-01-24

    你是树的女儿 
    你被大地的一角轻轻扶起 

    你被推进潮音里的剧场,你表演 
    你在千姿百态的午夜是太阳,久唤的低语 

    你在对折的峡谷里捡到露珠,向前走
    你是调皮的鼓点只能听见

    你走过的路正成为时间的轨向
    你重复教堂雕塑的庄严神圣,你点燃蜡烛

    你展开双臂能够飞翔
    你伸出双手接到礼献的水滴

    你沿着古老的海岸一声叹远
    你经过的风景变得美丽,相互牵手

    你遥想这一片草原细雨哭泣的时光
    你知道手捧莲花的时代已一去不返

    你是纯洁的雾片,你是灵水的魂
    你去人类的天堂,你歌唱

    你若重新走来,只有声音
    你呼唤着什么,我们听不到

    你只有声音,我们愿听到
    你只用声音,播撒到声音以外

  • 你在听我的歌

    2007-01-24

    你在听着我的歌 
    你去我来到的地方听我的歌 
    你细细地忘情我的歌里你蜜样的倾听 
    这情里有我,有我的远方 
     
    我的远方没有见过,如果你 
    没见过那是我心底安详的湖 
    我耐心解释给你听,我将是 
    植物的成长一样安静的耐心 
    给你讲述,爱中的成长讲给你 

    那是一天蓝天看到大地之后 
    那是彩虹之外注视的双眼 
    被我拾起寻找者的下落 
    注视灌输给眩目,给秋天 
    让五线谱上行走的,给你 

    如果这声音你听不到,我的声音 
    听不到的渗入空气的毛孔的声音 
    那是灵魂可以为两颗爱心牵上红线 
    而我会以我的方式给灵感捎信 
    一朵云彩遗落谎言的雨水不属于我 
    星的光芒携带幸福送给你的心 

    所以有奇迹诞生一扇门被你推开 
    你依恋着让这个季节沉醉也不愿醒来 
    曼妙的挥洒让你走开,被掌握的情 
    使你走远,轻音缥缈被情的厚重覆盖 
    使你走远,成为恒远的你回来的路 

    在路上回首森林的边缘等待的男孩是我 
    等着你的一束玫瑰开在我怀中向你眨眼 
    那风一般的芳香投入怀抱耳朵开始飞翔 
    那畅想在风里坠落你才睁开眼睛  
     
  • 十二段诗

    2007-01-24

    历史,这么快就成为历史了 
    历史,让一个人对着自己说话最能体现自己 
    省略自身,话语就是话语,句子就是句子了 

    你可以说:真理就是自私—— 
    一个人活着他的真理就不拒绝死亡 
    一个人死了,真理在活人那里继续不拒绝死亡 

    当你问怎么办才好的时候 
    不问是最好的,想法可以收回 
    不想是最好的,每个问号都藏满不会飞翔的翅膀 

    就算有可能也是没可能 
    就算发生过也是没发生 
    就算忘记了也是没忘记 

    用性格去解决爱情等于用爱情去解决生死 
    心灵两端的透明代表着心灵透明的两端被看到 
    爱上对方首先是爱上了自己的理解与不被理解 

    不要期望期望就会到来 
    不去束缚束缚就会到来 
    不愿到来到来就会到来 

    无法预测的生命必将是无法开始的生命 
    你的想像活在自己怀抱,外界是你怀抱的一点空间 
    你的体内存在一个阴间,你的生活是一只鸟飞在梦的反页 

    相安无妨——与自己获得最和谐的统一 
    了无牵挂——记得因为被失去的自己远离了他人 
    地老天荒——等待下一个主题逃出掌控 

    所有栽培和成长都是丰收时节 
    所有哭泣和欢笑更喜欢面无表情 
    所有行为和无为只能够占用名词 

    你的把握永远比事实更有吸引力 
    你把握的吸引力永远比事实更高一筹 
    事实具有吸引力才是你永远不朽把握的线索 

    你的珍贵在于你漠视脚下的路是否平坦 
    路的珍贵在于不顾一切地向前拓展 
    路的珍贵在于不在乎不知道自己是一条路 

    鲜胀如新橙跳出火海的红日是我的形象 
    你的形象是水蓝的月牙幻化在夜空漆黑的波折里 
    日与月合并消失了形状增加了幸福的光亮  
     
  • 跳出身体

    2007-01-24

    再不被人看见,没有人见到我 
    为了得到你的爱 

    隐藏在关闭的门后,我的选择 
    隔着木门千道我的对面和我 

    另一种光明的指引,叫做舍生取义 
    光明的符号降生在梦中 

    纵身跳出这沉重的肉躯,投入怀抱 
    门外,我与命运女神永恒汇合  
     

  • 山林

    2007-01-24

    走进前生我记起爱着你的 
    山林 走进前生 

    走入今世绿野中隐形的展览 
    为你 走入今世 

    山林里 藏着 你 

    永远 走不完的  
    忘记季节的前途 

  • 化境(五绝)

    2007-01-24

    紫树动天真,华叶接地阴。 
    一脉江水扬,沃野无朝晖。 
  • 从落花的街头走过 
    迎接落花的神 
    你是个多情人 
    注定,要品尝秋天的吻 
    为爱生的痛,不去想 
    叶子深意的唇 
    闭上眼睛,不去想 
    你荒凉了凝望的心 
    去青色的坟 
    去树塘后清醇的蝉音 
    去吧—— 
    去雨中黄昏,颓然风冷 
    吹裂手指间影绰的月痕 
    你的悲伤不值得留恋 
    寂寞荒原上有几片芳云 
    越过冬日的怨恨 
    又是一年新春 

  • 知梦

    2007-01-24

    蕙风吹冷树,萧萧下马人。
    梦回知凉暖,又是一年春。
  • 仲秋前夜

    2006-10-23

    叹求寒天远,几点葡萄枝。
    七月思千载,不觉已仲秋。
  • 在死亡前体验危险
    在危险中体验生存
    在生存中体验幻美
    在幻美中体验危险
    在危险中预测死亡
    在死亡后反思危险
    在危险中反思生存
    在生存中反思幻美
    在幻美中反思危险
    在危险中预测死亡
  • 要是有个女孩陪着我多好
    让我痛苦的河流,瞬间变成甜蜜的江河
    分一颗糖果给你,分一颗糖果给我
    我们坐在一起,一句话不说
  • 少女波尔卡

    2006-09-14

    波尔卡这18号的苍蓝 
    此刻只作为少女头顶头发般金黄 
    发辫的黄金 
    飞在异邦风中 
    浸我眼底 
    印刻成背衣上清晰的18号 
    而这颜色以下 
    就是头发以下的波尔卡 
    是连接着波兰大地 
    一件漂亮饰品 
    在没被体内的风镂空以前 
    她只是奔跑着纯情的影子 
    然后被青草盖满 
    然后跑着,跑着 
    变成了绿色的蕙风 
    变成眼前18号的绿茵 
    波尔卡是18号绿色的旋风
  • 时间之屋

    2006-09-05

    今夜,走过一段星的道路,走到一间星的房屋 
    我与你同时看到黑色的眼眸 

    开启门窗,臂下织满白色遥远的布匹 
    大地中央两颗寂寞喷射的心脏,流向光年 

    听,野花的理解,开放在空旷的荒原 
    草在耳朵里摇曳着儿时的摇篮,在加速似乎是 

    我们的谈话使所有身体倾斜 
    你转过头、放回手也倾斜,树倾斜,表针倾斜…… 

    亲爱的,等一会儿——创造完历史 
    我亲吻你的爱人的爱人,你亲吻我 
  • 夜寐

    2006-09-05

    暑夜思笼的烦闷下 
    有一处起火 
    一人高呼: 
    秋老虎挡过来了 
    急急忙忙 
    从汗腺里 
    高温又盥出一个我 
  • 红高粱

    2006-09-04

    血是眼的颜色 
    土是人的手脚 
    而人是株株鲜红的高粱 
    从头到脚奔涌着丰收
  • 大诗人

    2006-09-04

    从此举目,百年之后 
    能回忆起你的人都已死去 
    爱你的人却越来越多
  • 一个人的自私被喻为伟大时 
    他便失去了第一次生命 

    一个人的伟大被喻为渺小时 
    他便失去了第二次生命 

    一个人的渺小被喻为渺小时 
    他便失去了第三次生命
  • 我的一生

    2006-09-04

    二十岁前我活于幸运 
    有一个影子在身后赘随 
    祖父在这一年死去 
    十年后祖母也死去 
    又十年父亲死去 
    又十年母亲死去 
    又十年童伴死去 
    又十年爱人死去 
    悲伤在我身后扎根 
    我在一生悲伤中感受生活 
    而生活却迅速转向下一刻 
    ——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的幸运和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