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默……

    2006-01-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oetry-logs/1806765.html

        在流浪的尽头,我的眼模糊了,
        凛冽的风中,分明刻着归宿两个字。
        那不是神话,也不是意外,
        颤抖的心,只有淡泊的颜色与它相似。
        失去了太多,失意了太多,
        在坚强的空气里我赋予自己寒冷与坚忍。
        那些形同陌路的点点滴滴,
        时常光临我在孤闷里撒下的美丽的云帆。
        我呼唤渴望的启示像一幅古老的水墨画,
        却没有注意到那些空旷也猥琐的心。
        像一捧绚丽已久的皱花,凋落时纷纷扬扬,
        无声无息是沉默中完全的姿态和诠释。
        那一天,美丽的江南,燃起久违的雪,
        轻轻的泪,沿着西湖的白堤徐徐的飞。
        遗落的鸟儿,束在渔人的乌蓬上,
        那些张望,收紧一场季节的演绎。
        那一年,溯风的手,交缠住甜蜜的歌,
        记忆中草原里的星星,在眼睛里划船。
        陨落的剑,在灯火楼台的轮廓里消融,
        玉河里淌满沉醉的花。
        那时,年轻就像漂泊的纱,
        一直祈望飞翔的崇拜,
        梦在身边牵连,
        不知疲倦和眼泪的颜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北方有佳人 2006-01-10
    那个女人 2006-01-10
    海上气象 2006-01-10
    南洋 2006-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