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oetry-logs/4370176.html

    ——进去了,出来的人 
    我们无法说明门不存在。是种委屈 
    脚跟放散着光阴,魂影连成走廊 
    谁不被成为蒙蔽—— 
    门让我们一无所知,只好用回想 
    突然停下高速旋转的手指,逐渐的弯曲表示黯然 

    层层回忆套用了决定 
    那扇门就在附近。不然 
    只有我听见,没有光明 
    没有余地。这深藏的指引 
    如何在心底忏悔 
    在下一个放置前 
    消化寂寞,肉身隐形 
    适合的对比将把空间挪用 
    而门和空间同用一个激动保持平衡 

    所有想法,门永远领先我的消失 
    我出现前,下一刻 
    倍受指责的原因 
    似乎是义务。人的来去 
    不能带动门的规律 
    我思考的沉重迅速减轻 
    我把握到这一说法后 
    我的源头拒绝支流 

    门若存在,我的记忆将先于我抵达 
    看到门,我不能确认 
    唯一的门,我不能确认 
    走入双眼的幻想,走去 
    身外的我还是不是我 
    门不存在,正如不打断你思维 
    对自我的取舍,似乎是门 
    不必用门来衡量 

    门不一定在门框内。进入 
    门,也许并不知情 
    被门欺骗,等于 
    活着的人不了解生命 
    不能用一生时间 
    看到自己,像是门 
    在你心中被了解 
    而自己不知情 
    可悲到一无所知 

    ——进来了,出去的人 
    拥有感受,也不过是 
    一场精神游戏。过程 
    提到了门,显得漫长 
    迟疑了一次。这最重要的 
    心照不宣,并非冒险的 
    致命提示—— 
    想敲门的人 
    永远找不到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地狱 2007-01-24
    我遇到了 2007-01-24
    冬日爱情 2007-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