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读多多诗歌《不对语言悲悼 炮声是理解的开始》

    2007-04-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oetry-logs/4921498.html

    《不对语言悲悼 炮声是理解的开始》/多多 

    就这么命令雷声——不要声音 
    不解释狼,不——又一阵齐射 
    任历史说谎,任聋子垄断听 
    词语,什么也不负载 
    雷声不是雷声,无声是雷声 
    不懂——从中爬出最倔强的文化 
    不懂,所以大海广阔无比 
    不懂,所以四海一家 

     (2003年) 


    金金解读:当句子把我们吸引到无力的时候,更依赖灌满整首诗的感情给心以想象力的温存,多多的诗歌一贯如此呈现给读者。初看这首诗的题目似乎本身就界定了一种悲观情绪,即在将打开某处被接受的情绪时,或者另外言说也将异军突起,但“炮声是理解的开始”作为巨大斜坡似的媒介“不对语言悲悼”直接的蔓延或倾斜就指向了正文。这个超越自身的跳跃,其实就是倾听。无论是“雷声”、“声音”、“狼”、“齐射”还是“历史说谎”、“聋子垄断听”,诗人所要表达出的美学抱负乃是对汉语内核的构建,每一句都是深刻的孤独,这种说教抛弃了惯常吸收、认识的文化的外衣,对于联接一种凭空的概念依然是毫无兴趣,只有想象,只有巨大到冲破式的振幅才能唤醒灵魂深处的转头,那真实——“词语,什么都不负载”。也只有在这样的文字经历和体验后才能对“雷声不是雷声,无声是雷声”驱使、说明,诗人显然是对汉语特殊性和这种特殊性审美有完全认识,并对中国传统式文化和诗歌语境间覆盖式的光芒做了大量找寻,结尾一连用了三个“不懂”,就更说明了这种理解。“不懂——从中爬出最倔强的文化”,对汉语诗歌和广泛概念“文化”、“传统”的解说;“不懂,所以大海广阔无比”,我们可以理解为一种心境,可以找寻,可以不找,但现实广阔无比的存在始终现出启示的神态;“不懂,所以四海一家”,无尽的诉说都在等着嘴的回归,有新的希望产生,那就是恒久。这里的“四海一家”与多多1972年《致太阳》里最后一句“你不自由,像一枚四海通用的钱”一起品读,也不难发现诗人的心境大大开阔了。总的来说“不懂”是过程,也是包容。 
     对比多多20世纪最后30年里的诗作,多多在21世纪的诗歌出场由带满色彩转变成无色,这确实是一种内敛深沉的大境界,是自然而然不断努力与遐想的结果,我们盼望着读到诗人更多更新的佳作。最后让我们再回头看一下题目:《不对语言悲悼 炮声是理解的开始》,这仿佛是多多在向我们说:不要再想什么了,对于诗歌来说,思考自由了就是快乐的开始。当然,那在某一处当是一声春雷般的炮响! 
     
                                                                                                       2007.4.1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蚂蚁 2007-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