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夜书简

    2007-05-22

    包裹巨大的灵,推开我的门
    所有力量是撕开蜜与胶供奉的三合板
    这会儿是一只手或许一张布
    停在惊诧的一刻,回头被凝固的右上方
    不说状态
    抛开赘压,从连串的影子里穿过来犹如舞蹈家
    不说声音
    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还搞不懂谁是谁
    不说可悲

    卑鄙是一些事物让人产生自私
    一个胖嘟嘟的小姑娘走过来对我讲:
    晚安啦!

    2007.5.19

    ...
  • 2007-05-21

     

    像古渡远天的爱情扩展开来
    苍蝇盘旋于头顶
    朦胧中天鹅在火里上升
    吃过香橘子便不能睡觉

    蓝色的钟表在温和光线里闪烁柔情
    一场揭幕战,早晨
    从手里滑向院子昨夜遗留的“嗡、嗡”声
    两座牌坊在柴烟糊味儿里竖立

    烟雾,被扑腾腾腾的气流顶得直笑
    有人捂着肚子艾艾怨怨地说些什么

    远方的声音猛然加大了
    这时候,什么靠近
    都被一脚踢出去……

    2007.5.19

    ...